个人资料

longfeng

黑夜中一双黑色的眼睛  

文章数量:509

点击人次:2278546

博文分类
搜索
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五)

53 │ 2007-09-19 12:26:10

作者:cyay_716。或是:我的偶像是柏杨  来源:天涯社区[@more@]
八、筹划越狱(五)
  
  听到老公的话,我赶紧走进房间说:“反正你的休假时间还有好几天呢,我们在这里好好看看,着什么急呀,不急。”然后我又转移话题说:“好几天没洗澡了,真想洗个澡,也不知道澡堂现在关门没有?”婶婶说:“这里的澡堂关门早,估计现在已经关门了,要不明天去吧。”其实我并不想今天洗澡,只是想着万一夜里走步了,可以等明天去洗澡时偷偷溜走,我们去洗澡他们不能也跟着吧!于是就顺水推舟说:“那明天洗吧,在深圳都是一天洗几次,这都好几天没洗了,还真不习惯。”
  然后我又对着白天买来的牛奶说:“也不知道他们两个喜欢和酸牛奶还是纯牛奶?”婶婶说:“都行。”我说:“还是纯牛奶能补充营养,现在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应该多补充点营养才好,两个孩子都这么聪明,真该好好培养一下。”诸如此类的话题谈了一会儿,我提出该休息了,他们也没有强求继续谈下去,我就拉老公出来洗漱。
  老公坐在床边洗脚时,我故意开着门,边收拾衣服,边和老公大声说两句无关紧要的话题。等他们也都洗漱完要关门了,我才将我们卧室的门关上。关门时,我没有把门插插进锁孔,而是把剩下的馒头捏成一个片状,贴在铁门的门缝处,使门处于虚掩状态,以免开关门时门直接碰到门框上发出“哐哐”声,不方便开门关门。可是,粘了好几次,门总是自动打开,只好作罢,最后把一双鞋子放在门后挡着门,才算是让门老实地虚掩着了。
  躺在床上,我没有任何睡意,满脑子想着晚上逃走的事,老公看起来心情也很沉重,像在思考什么问题,他对我说:“我们明天上午就离开这儿。”我对着老公的耳朵将我准备夜里逃走的计划告诉了他。老公说:“咱们还是明天早上跟他们打个招呼再走吧,不管他们怎么骗我们,终归是亲戚,不然以后见面不好看。”其实,我内心也一直思忖着是否情况没有我想的那么危险,是否我们告诉他真实的想法后他们会给我们放行。可是,一想起老公的同学从广西逃回的经历,我还是认为应该做最坏的打算,使用最保险的方法,在他们不知道的时候离开。于是我跟老公说:“你觉得我们告诉他之后他会放我们走吗?”老公听后,沉默了很久,然后说:“那我们还是夜里走吧!既然小红对我不仁,我也对她不义了。”
  做出这样的决定,我们就必须做好最后的准备。于是我偷偷将来时带的一个手拉箱、一个旅行包、一个大背包的拉链全部打开。由于来之前就考虑到这里比较偏远,所以就没带几件好衣服,除了几件衣服时我喜欢的之外,其他全是我平时不怎么爱穿的衣服。我准备把一些较差的衣服全部扔掉不要,把手拉箱扔到不要,只比较好点的衣服装在背包里,在旅行包里放上一些日常用的物品,然后把身份证、银行卡、手机、充电器、MP4之类全部装在我的手提包里,准备夜里带上这些东西偷偷走人。
  可是,目前还有最后一道关口:大门口的防盗门。我们必须首先确定门是开着的才能走。按照一般的做法,一楼的总防盗门虽然对外面的人来说是锁着的,但对于从里面出来的人来说,应该是随手可以拉开的。所以,我们还有最后一线希望。
  到11:30左右,整栋楼已经比较安静,听声音叔叔一家四口应该已经休息了。只是小红还没有回来,在她没有回来之前,我们不能轻举妄动,以免下楼或开门时突然遇到她,使情况突变。
  我们卧室的窗户正对着楼房的天井,本来睡觉前我已经将窗户拉严,但窗玻璃上贴的报纸将外面的情况遮掩个精光,什么也看不到,所以,我又轻轻把窗户从两边各往里推了一下,两边各裂开一条缝。但是,从缝中往外看,虽然能看到大门口的走廊,却无法看到我们上上下下的楼梯口,于是,我又将窗户上的报纸撕了两个小口,可以方便地望到外面的情况。
  从窗户里看楼房大门口的走廊,漆黑一片,走廊旁三个房间里的灯光已经全熄。我们所在的二楼对面的灯光还亮着,那个大妈和那个十几岁的男孩不时出来上厕所、洗脸、刷牙。三楼的灯光也亮着,偶尔传出女人的说话声。
  12:00左右,楼房里更静了,大部分的灯光也熄了,大门突然一阵哐哐响,小红回来了,她进了大门又将门关上,然后爬上楼梯,开了客厅的门进屋,然后她又出来刷牙、洗脸,然后回屋。我想,这下应该没问题了,可以下去看看。
  正在我准备开门出去时,小红又从房间里出来了,这次她是来拖地,先是把拖布拿回客厅,似乎在给客厅拖地,然后她又把洗手池旁边的地也拖了。之后她又把白天穿的衣服全部泡在洗手池旁边的大盆里,才最后进屋关门。我想着:叔叔不是说把小红像亲女儿一样看待吗?可是明明他们一家人都睡觉了,却只有小红一个人在这里忙活,这简直就是在使用奴隶啊!如果万一我也走不了了,难道我也过这样的日子?
  又等了有10分钟,当我确定小红不会再出来干活时,决定下楼去看看大门到底能否开开。但还是担心叔叔一家人没有睡着,尤其是叔叔说他睡觉轻,估计这会儿肯定还没有沉睡。所以,我故意大声开门,装作去厕所,等从厕所出来后,我蹑手蹑脚下到一楼。一楼大门口的走廊里黑漆一片,我摸着墙壁找到门锁,使劲拉了几下门插,门没有丝毫动静。这下完了,看来晚上是出不去了。



  九、漫长的一夜(一)
  
  大门不能打开,我的心一沉。我悄悄地回到屋里,重新把门虚掩,对老公摇了摇头。老公似乎心情也很沉重,一直凝思着。我不得不重新躺回床上,虽然身体静静地不动,但大脑却在飞速旋转,心跳的声音很清晰,尤其老公的心跳明显加速,咚咚的响声,似乎响彻了整个房间,看来他的内心也不比我轻松。
  两个人都闭着眼睛不说话,谁都都毫无睡意,都在想着到底下一步该怎么办,如果明天叔叔和小红把我们带到一个更隐蔽的地方去见另外一些不认识的人,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想不到的事?更何况,如今这种没有自由、时刻被人监视的感受实在太难受,我也不想再看到那些表面堂皇其实满嘴谎话的人的嘴脸,简直让人呕吐。
  不行,必须得走!我暗下决心。
  老公也和我有同样的想法,他对着我的耳朵问我:“你是不是没看清楚啊,也许大门能打开呢。”我说:“不知道,走廊里黑漆漆的,我什么也看不见,就是摸着门锁,感觉打不开,我怕人听到,就赶快回来了。要不你再去看一看?”
  听我这样说,老公马上起床趴到窗户上往外看,外面已经没有什么声音,大概整栋楼的人都睡了。这样静的夜里,稍微有点声音都很容易被听到,我跟老公说,你先出去装作上厕所,看外面的情况再决定去不去大门口。老公于是打开房门,也没发出什么声音,不过他走在楼梯上时,拖鞋磨擦地板发出的嘶嘶嘶的声音让我感觉很响很刺耳。
  我坐在床上听着老公上完厕所冲完水,大概在他正准备下楼时,大门哐的一声响了,有个男人吹着口哨走进来。这时,我听到老公迅速爬楼梯上二楼,走到房间门口时,外面那个男人也顺着楼梯上来了,跟老公说:“这么晚了还没睡呀?”我听到老公说:“嗯,是啊。”
   老公进屋后关上门问我:“那个人不会怀疑我吧?”我想起白天小女孩跟我说4—6楼都是房东住,我想那人应该是房东,不然没有那么好的心情这么晚回来还吹着口哨。而且老公说那人看起来穿得很好,不像是和叔叔他们一样的,普通话也还可以,看来应该是房东。这样想着,就稍稍放心了。
  等那人上楼之后,楼道里又静起来,我跟老公说:“你把袜子脱了再下去看,你的鞋子走路时太响了。”老公答应,把鞋子脱了,我想起楼道黑漆漆的,让老公带上手机,到楼下后按下按键,手机屏幕也能适当照明。一切准备好了,老公才下去。
  我在房间里几乎是闭着呼吸在等着。过了大约半分钟,听到门锁嘎嘎的响声,几下之后就不响了,我知道老公要回来了。这时,天井里的灯光突然大亮。我心里一惊:莫非有人觉察?
  还好老公终于回来,他紧张地关上门问我:“灯怎么亮了?”我说:“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感应灯吧,稍微有点声音就会亮。”老公略微放心。我问:“能打开吗?”他摇摇头。看来今天晚上还真是出不去了。
  
  可是内心依旧有抑制不住的要出去的渴望,似乎如今在这里就是在监牢,今天不出去,明天和以后就失去了逃跑的机会。也许当人意识到自己所处的危险时,处在那样的境况下,内心都会迅速地闪过一个又一个念头,会紧张地想到无数可能发生的恶劣后果。总之,我越想越感觉必须要走,毫无睡意的我,只好起床站在窗户前看着窗外。
  我在连续一个小时的观察中发现,天井里的灯过几分钟就亮一次,即使外面没有任何动静,过不了10分钟,那明亮的灯光就会照亮整个天井和上下楼梯。难道这是用来监视的?
  就这样一直观察到2点半左右,除了灯来回亮之外,其他也没发生什么。于是我躺回床上,和老公一起听着两个人的心跳声,还是睡不着。
  老公说:“要不咱们明天一早吃过饭就说去洗澡,然后我们趁洗澡时带上东西,出去了就搭车走。我们去洗澡他们总不能也跟着吧。”我说:“那也不一定,我觉得小红应该会跟我一起去洗澡,叔叔倒不一定会跟你一起去,总之他们只要看住我们中的任何一个就可以了,反正我们不可能让一个人离开一个人留下。”
  这样想着,其实还在期待着早上6点之前能有人将大门打开,让我和老公能趁婶婶每起床之前就离开这里。于是,我拿手机订上5点,准备到时候起床继续观察外面的情况。这样想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上一篇: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四)   下一篇: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六)»

评论(0) 点击次数(4337)
评论(共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登陆后可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