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longfeng

黑夜中一双黑色的眼睛  

文章数量:509

点击人次:2278549

博文分类
搜索
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七)

53 │ 2007-09-21 16:15:07

作者:cyay_716。或是:我的偶像是柏杨  来源:天涯社区[@more@]

十二、大逃亡(一)
  
  走出大门,我深恐怕叔叔会跟上来,回头看了几次,还好,叔叔婶婶都没有出现。老公走在前面,我们几个跟在后面,为了不让小红怀疑,我一边走一边跟孩子说:“你是不是还没吃饭,一会儿出去嫂嫂给你买点吃的好不好?”
  老公走得很快,我们不得不加快脚步跟着,转过一个弯之后,老公说:“我们先去买点东西再去洗澡。”小红问:“买什么呀?”我说:“买条内裤,那条洗了还没干呢,来的时候带的太少了。”小红说:“前面有个超市,我们去那里买吧。”于是,继续朝前。
  眼看就到了小红说的超市,小红说:“我们进去吧,这里的衣服质量都还可以。”还没等我说话,老公说:“不在这里买,我们去外面买。”我看老公铁了心要出去,也快步跟着老公往前走,一边说:“外面的可能质量更好点吧,去外面看看去。”小红可能感觉到异样,快步跟来,边走边说:“哥、嫂,你们可别走啊。”看来她已经明白我们的意图了!
  既如此,老公更快步地走到大路上,恰好过来一辆出租车,老公抬手拦住,并迅速将前后车门打开,然后拉我进后车门。小红一看我要上车,双手死死拽住我的胳膊一边说:“你们不能走啊,你们走了我怎么跟我妈交代呀!”我看她一直抓住我不放,我又没有她的力气大,于是大声对老公说:“快点把她推开。”
  老公正准备坐进前车门,听我这么说,迅速走过来小红推开,我顺势坐进车里,关了后车门。这时,周围很多人围了过来,我心里很怕,想赶快让司机开车,可老公却站在车旁给小红讲起道理来:“小红,你是我亲表妹,你妈妈是我亲姑姑,你怎么能做这样的事呢?你怎么能千里迢迢把我们骗过来呢?你知道你做的是什么事吗?是违法的,如果你心里还明白,就赶快离开这儿,别干这种事了,这会毁了你!”
  听到老公的话,小红更慌了,对孩子说:“快去叫你爸来,快点。”孩子毕竟是孩子,估计他看到这一幕已经吓呆了,听到小红的话他丝毫未动。我怕万一事情出现变化,催着老公让他赶快坐车。小红看老公坐进前车门,又过来死死拽住后车窗玻璃,我怎么推她她也不松手。我不想再拖延时间,催着司机说:“快开车啊,这是传销的,是害人的。”,可司机操着满口曲靖话,听也听不懂,他就是不开车。
  我想可能是小红拽着车玻璃,司机怕把小红撞倒了,才不敢开车。在深深的惊恐和对自由的强烈渴望中,我展露处本能中的恶,伸出双手,用两个大拇指掐了一下小红的脖子,并将她向后一耸,说:“滚开,你们没有一个好东西。”虽然我没敢用力,但可能是我突如其来的动作和骂声把她吓住了,小红总算松开了紧拽住玻璃不放的手。
  司机仍旧不开车,小红又转身抓住前车门的窗户玻璃,一边喊孩子去叫他爸爸,一边对我老公说:“哥,你们不能走,你们不能走。”怎么也是亲表妹,老公看着她一直拉着车玻璃,也没有下手推她。
  这时,周围聚的人越来越多,我很怕这些人中有和他们同伙的老乡,更怕叔叔赶来,于是大声对老公说:“快把她推开啊,要不就走不了了!”老公终于用力把她推开,司机也将车往前开去。
  倒霉的是,我们坐的这辆车是在破烂得很,发动机嘟嘟嘟地,好像开不动。老公急促地说:“快点开,我们直接去昆明。”司机说:“400元。”老公说:“行,走吧。”司机又说:“我的车没油了,可是我没带钱,你先给我点钱让我加油。”这些人,莫非是在趁火打劫?
  我当时真想下去换车算了,可老公已经递给司机一张100元。这破车虽然已经加大油门,但速度还是很慢,望前奏了大概两分钟,为了加油,又转弯进了一个加油站。在加油站里,司机把车上写有“德胜”的牌子摘掉,估计他也怕被人追赶。
  这儿的人都懒懒散散的,看到有人来加油,那些服务人员还在说笑,直到司机下去催他们,才算加了油。司机坐上车要走时,怎么也打不着火,急得我和老公直冒汗。不得已,司机只好下车找人帮他在车后推了一下,才算打着火。坐在车上离开加油站进入昆曲高速,一颗心还不能平静下来。

十三、大逃亡(二)
  
  已经上了高速公路,出租车还是很慢。在车上想起刚才与小红撕扯的情景,想起小红在拉我们时几乎尖叫的声音,想起她眼睛里几乎要夺眶而出的眼泪,仍然心有余悸。这样看来,如果我们明白跟叔叔和小红说我们要走,还真是未必能够走得了,如今虽然是仓皇逃离,但总算是出来了,总比一直在那里煎熬要来得痛快。否则,或许我就是下一个小红。
  想起小红,我和老公既恨又同情。她以前是个非常诚实的女孩,即使现在,她也很老实,可是,就是这个曾经的好女孩,如今却谎话连篇,就是她害得我们千里迢迢跑在遭罪,过了几乎是软禁的生活。可是,想起她半夜拖地、一早就起来起床的身影,我似乎又感到小红的无奈、恐惧。在他跟老公说:“你走了我怎么跟我妈交代”时,其中也隐含了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工作的不正当并且十分想隐瞒的心情。
  整个事件,有太多我们无法了解的真相。既然小红那么不想让我们走,或许她会记下我们的车牌号,并告诉他的叔叔,他的叔叔会告诉他的上级,或许他的上级会派人追踪我们,在曲靖的长途汽车站、昆明的长途汽车站、火车站、飞机场,都有可能会去寻找我们,当我们的车下昆曲高速时,也可能正有一辆车在等待我们……
  想起这些,心情丝毫没有放松。为防止被人跟踪发现,我躺在车的后座上,一路没有抬头,老公坐在前排也戴上墨镜,将短袖衬衫换成了长袖。这辆快报废的破车,在老公对司机的催促下,被开到了100码,身边的一辆又一辆汽车被我们超过。老公还不时回头望,还好,似乎没有汽车跟踪我们。
  静下来之后,我给大学同学明在昆明的好朋友打了电话,这位朋友也已经通过明了解了我们的遭遇,我又通过电话将我们的情况大致说了一下,并请他尽量接我们下车。这朋友很热情,跟我说了他的 抵制,让我们直接坐车到他们楼下,到时他会下来接我们。挂了电话,想到有人接应,我和老公又松了一口气。
  大概过了1个小时,车终于下了高速,并很快进入昆明市区。在路上时,我们已和司机说好,让他到昆明后尽快停车给我们拦一辆昆明市的出租车。下了高速又转过一个立交桥后,可能是路上开得太快,出租车坏掉,走不动了,不得不停下来。司机还比较守信,帮我们拦了一辆出租车,老公付给后,我们迅速转到云A牌照的出租车上,心情又轻松了一层。又过了大约20分钟,顺利到达昆明市委。
  车到达时,朋友已在路边等我们。握手寒暄之后,他带我们吃饭。
  刚从虎口脱险,内心非常疲惫,已没有心情再在云南多玩几天,恨不得马上就能回到深圳,于是和朋友说:“能不能帮我们订下机票,我们想尽快回深圳。”朋友很爽快,迅速给我们订到下午两点的机票。看来还真是出门靠朋友,有个可靠的同学在昆明,我们省去了很多周折。在此向他们表示由衷的感谢!
  朋友请我们吃的是正宗的过桥米线,味道很好很特别,我和老公都很喜欢,都很想多吃点,可内心的紧张还没有完全退去,吃了很久还是没有吃完,只好放下碗筷走人。
  手上的钱已不多,又请朋友陪我们去取钱,然后打的去机场,顺利地取了机票。看着我们走进候机厅,朋友才回去。当时正好1点整。
  飞机是2点钟的。我和老公坐在候机厅里依然感觉后怕,甚至还在恐惧周围会不会有人监督我们。现在想想,这种担心已经十分可笑,可在当时那种紧张的心情下,我们都如惊弓之鸟,生怕有任何风吹草动。
  2点钟坐上飞机4点钟到深圳。多么短暂的时间,多么遥远的时空距离,我们终于彻底摆脱那只无形的魔爪,像两只鸟儿飞出了牢笼,飞向了自由的蓝天。
  下飞机到了深圳,虽然天气很热,深圳的空气也没有曲靖好,但我们的呼吸却无比舒畅,心情又变得晴朗起来。自由,是多么轻松美好的感觉啊!

«上一篇: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六)   下一篇:大逃亡——从传销组织中逃身前后记(八)»

评论(0) 点击次数(4629)
评论(共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登陆后可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