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资料

隆力奇黄华

个人要经历:承担——成长——成熟——成功——成就; 团队要经历:形成——动荡——规范——运行阶段。 事业要经历:萌发——成长——发展——爆发阶段。 

文章数量:650

点击人次:2659144

博文分类
搜索
最新评论
【转载】 梦变传销 正文 第十二章 靓姐痴迷酿血案

专题推荐

梦变传销 正文 第十二章 靓姐痴迷酿血案

邓香香,她的长象和她的名子一样令人感到香甜。

她头戴一顶洁白的遮阳帽,身穿一身天蓝色的连衣裙,一头象瀑布一样的披肩发,一双明亮地象清泉一样的眼睛,一张白里透红的脸蛋,脸蛋两边各有一个美丽的酒窝,镶嵌着没说话先带笑的樱桃小口。这张脸美丽得令人窒息,令人不敢逼视,再配上娇美的躯体,显得尽态极妍。


她的芳龄只有二十一岁,是个刚拿到了金灿灿的毕业证书,告别了大学校园的天之骄子。

本来现在的她,应该满怀豪情地弛骋在能发挥她天赋的舞台上,可是此刻却哭的象泪人一样,瘫倒在地。

她用双手不停的击打自己的头部,歇斯底里般的大喊着:“我后悔呀,我真后悔死了,父亲啊,我对不起你呀,请你原谅女儿的不孝和无知吧,我错了,我确确实实地错了!”

邓香香是广东一所高校毕业的高材生,毕业后她和其他毕业的大学生一样,对末来充满着美好憧憬。

为了找到一份好的工作四处奔波着。

一天邓香香在家中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

“喂,你好?请问你是那位呀?”她在电话中问对方。

对方回答:“喂,我是你的老同学王询呀。”

“喂,王询,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来了?你有什么事吗?”           

“有呀,我想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现在远南省白鹤市呢,因为我们是老乡,又是同学,非常了解你的情况,知道你正在寻找工作,我琢磨着这里的工作非常适合你,所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不知你是否感兴趣。”

“什么样的好工作呀?”

“是这样,这里有一个生产电子产品的公司,要聘请一名计算机编程的技术人员,我知道你在学校里是计算机程序编制的高手,肯定能胜任这份工作,而且现在正为找工作四处奔波,所以把这个消息透露给你。”

“月薪是多少?”

“低薪是五千,干好了有奖励,那就不知道能挣多少了,现在这里正在上班的人,有的一个月挣到几万,也有的一个月挣到几十万的。”

邓香香听到了这个消息,心里非常高兴,她知道传来信息的这个同学,是一个老乡,他们同在一个学校念书,在班里也是品学兼优的学生,与她的关系也比较密切。她想,老同学给传来了这么好的信息说明是对她的相信,也说明内心是很关注她的,不然的话平白无故谁给你传递这样的消息呢?

想到这里她在电话中说:“老同学,我问你一句话你不要生气,说实在的我是真正地相信你,但是这么好的消息来的这么快我又点感到奇怪,所以我再问你一次,你传达过来的这个信息绝对真实可靠吗?”

“信不信由你,我认为可靠,绝对可靠,咱们是老乡又是同学,你想想,我能编瞎话给你吗?”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先谢谢你,我和我父母商量一下,再给你回话吧。”

“好的,我敬候你的回音。”           

邓香香放下手中的电话,对这类消息心里拿不准,立即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父亲,请父亲帮她拿主意。

她的父亲是个退休干部,平时对女儿格外地疼爱。

听到女儿的电话内容就说:“这个事是真是假我不知道,但是有一句话叫‘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是怎么回事你可要好好的考虑一下,凭我的经验,现在社会上骗人的事非常多,你可要千万注意。

属于真正的好事情,一般来说,如果是自己的家庭成员传过来的,可以立即相信,外人传来的消息,就要认真的考虑一下,以免上当受骗,当然你们是同学,而且还知根知底,到是可以考虑一下,当然去还是不去你一定要问好了,不能听到风就是是雨。”

邓香香想到这些话在理,是怎么一回事自己也不清楚,不如在电话中再详细的问一下再说。

于是她给王询发了个短信:“王询你好,你所说的事我和父母说过,他让我再和你核实一下,你所说的事是否确实存在,如果是真实的话,我准备近日去你那里看看。”

王询接到短信后心里想,这个事我不能让她牵着鼻子走,俗话说请将不如激将,我用欲擒故纵的方法激她,肯定会收到好效果的。

于是王询就立即回电说:“我所说的情况真实无误,你如果相信的话,就早点来这里实地看看,如果是不相信,你也就不用来啦,你要知道,我不是在求你为我帮忙,而是在为你提供一个非常好的信息,来不来你自己看着办吧,你如不来的话,我就让其他的朋友来了。”

邓香香接到了王询的短信一看内容,看到那不软不硬的话语,感到王询好象是有些生气了,细想想觉得自己对于王询确实显得不够尊重,为你帮忙却总是去短信询问,好象是不相信人家似的。

于是她就和父母说:“王询来电说这个事是真的,但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这样吧,我还是去一趟,实地看看心里也就有底了,能行我就在那里干,不行的话我就回来,你们二位老人家看这样行吗?”


邓香香的父亲想了想说:“既然他说是真的,你就去一趟实地看看吧,就按你刚才说的,能行你就在那里干,不行的话就早点回来。”

邓香香立即和王询进行联系,五天后她来到了白鹤市。
王询在邓香香来到之前找到了李茹萍,他为什么要找李茹萍呢?

原来王询来到白鹤市是由李茹萍点位下面的从海良邀约来的,从海良的弟弟从海信与王询是同学,从海信知道哥哥在从事资本运作的消息之后,为了帮助哥哥扩充团队的人员,向他哥哥推荐了王询,从海信介绍王询来到了白鹤市,经过从海良的帮助及介绍参与了资本运作事业。

他找到了李茹萍介绍了邓香香的具体情况,请求她帮助做好邓香香的接待工作。

李茹萍向王询详细地了解邓香香的情况后她说:“邓香香是个新毕业的大学生,对新事物认识的肯定是既敏锐又快捷,而且人一定是很聪明的,所以我们做她的思想工作不能走常规之路,而是要出奇兵制胜。”

王询说:“怎样才能出奇兵制胜呢?”

李茹萍说:“首先要抓好两个环节。

这两个环节一个是切入点的环节,另一个是揭谎环节。

所谓切入点环节,就是当她接触到的这里的第一镜头时,就要有强烈的、直观的、浓厚的资本运作的氛围,使她受到强烈的感染。

所谓揭谎环节就是当她来到后,所接触的事和你所介绍的情况肯定反差很大,她心里肯定要产生很多不同的想法和看法,所以消除她心中的猜疑非常关键,只有消除了心中的猜疑,她才能接受这项事业,而要想让她接受的话,就要巧妙地把揭谎这个环节,变成做她工作的艺术环节,化被动为主动。”

听到了李茹萍发表的意见,引起了王询的极大的兴趣,他说:“你说的有道理,那你说怎样才能抓好这两个环节呢?”

李茹萍接着说:“要抓好这两个环节。一个是切入点水平要高,所谓高切入点,就是第一次和邓香香接触的人,在资本运作的队伍中的层面要高,思想素质要高,宣传讲解能力要高、业绩水平要高,根据这“四高”的要求,我们需要选定四名女将高手出面接待。”

“这四名高手都选谁呀?”王询问李茹萍。

“这四个人我的想法是赵仲云、何建萍、罗小燕、还有我。这几个人既要完成高水平接待的任务,又要成功地完成揭谎的任务,争取一战能使邓香香定住乾坤。”

“好就这么办。”王询说。

邓香香来到后的第二天上午,王询和她说:“你千里迢迢风尘仆仆地来到这里,确实是很辛苦,所以我的几个朋友今天中午准备为你接风洗尘。”

邓香香说:“哎呀,那有多么不好意思呀,我刚到这里谁都不认识,无功怎能受禄呢?”

“你不用客气,都是自己的朋友,不会有外人,你就只管去就是了。”

中午,邓香香和王询一起来到了这个市的一个高级饭店,当他们走进四楼的一个雅间时,邓香香看到屋内的餐桌四周,坐着四名衣着华贵颇有风度的女士。

王询一一的向邓香香作了介绍,双方亲切地握手。

宴会开始赵仲云首先说:“各位姐妹,邓香香女士是刚从高等学府毕业的天之骄子,有知识、有魄力、有组织宣传能力,邓香香女士的到来,使我们这里蓬筚增辉。今天非常荣幸的与她相识,几位姐妹表示热烈欢迎!特意设宴为你接风洗尘,希望邓香香女士能够吃好、喝好。今后能愉快地与我们携手共事,共创辉煌。”

看到了这样一个隆重的接待场面,邓香香觉得有些丈二和尚摸不到头脑,但她毕竟是大学毕业生,对于场面还是善于应付的。

于是她不慌不忙地说:“几位大姐,我昨天才来到这里,虽然与几位大姐无亲无故,但是今天我这个当小妹的,感受到了几位大姐的深情厚意,对几位大姐的盛情款待,我表示衷心的感谢。我年纪小,刚从学校毕业,缺少社会生活经验,特别是对这里的情况一点都不了解,今天有缘与几位大姐相识,这是我的福份,我心里非常高兴,今后希望几位大姐给予帮助和指教。”

在一阵热情的互相敬酒之后,赵仲云拉着邓香香的手说:“妹子,你不远千里来到这里与我们相识,这说明我们之间有着一定的缘份。

我来的比你早几个月,我来时也是不知道这里所从事的是什么行业,但是经过了解后参与了这里的事业,现在看经济效益确实不错。”

赵仲云边说边把拉着的手抽了出来,又拍了拍继续亲切地说:“我参与也不是一帆风顺的,曾产生过后悔情绪,急燥情绪,但是实践看后悔这步棋是错了,坚持下来这步棋走对了。

谁都不是神仙,世界上任何人对任何事情都有个认识过程,希望妹子你来到这里后不要急于回去,要多了解几天,并实地进行一些考察,争取参加到我们这个队伍中来。”

说到这里时,赵仲云用两眼再次把邓香香打量了一番,然后又接着说:“我不是恭维你,根据你的气质和能力,我相信,你如果是参与的话,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就会超过我们,不但能成为这个事业的骄骄者,而且成为你们家乡的骄骄者。”

听到了赵仲云的一席话,邓香香就说:“赵大姐,你能告诉我你们所从事的什么行业?现在月收入能有多少吗?”

赵仲云说:“我们现在所从事的是国家从外国引进的,并经过国家相关部门批准的资本运作事业,在这个城市里从事这个行业的大约有7万多人,我来了已经八个多月,现在月工资每月在3——20万之间,我开始来时家中也不理解,也不同意我在这里从事这个事业,现在时间长了,他们通过多种渠道了解,对这里的事业己经相当地清楚了,所以现在对我相当的支持。”

邓香香在家中从没有听说资本运作这个行业,听到这个名词感到很新奇,又听赵仲云说她的月工资在3——20万之间,于是心中对这个行业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她接着问赵仲云说:“赵大姐:那几位大姐来了多长时间了,她们每月能挣多少钱?”

赵仲云和她说:“她们几位比我来的都晚,但她们干的比我好,事业发展的比我快,现在她们的月工资在1——20万之间。”

“哎呀,真能挣那么多么?赵大姐,请原谅我没有礼貌,你能告诉我你们几位在家中都是干什么的吗?”邓香香急切的问道。

“我也是大学毕业后在学校当老师,她们几个也都是大学毕业,在社会上都有自己的工作,来到这里的时间都不长。”赵仲云不紧不慢的回答说。

“那你能告诉我你们所从事的工作具体都干什么吗?象我这样才从学校毕业的学生能胜任这种工作吗?”邓香香再次急切的问道。

“我们所从事的事业,每天都干什么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完,如何干一句话两句话也说不清楚。你如果真想了解的话,这里有本书,你可以通过书本了解,也可以找人给你详细的介绍情况。至于你是否能胜任,我想只要是你把这个事业了解清楚,不但能胜任,而且能干的很出色,肯定要超过我们,因为你有我们所不具备的得天独厚条件。”

“我能有什么条件呢?”邓香香再次问说。

“你的条件是我们现在在座的几个人都没有的,就是人脉资源丰富。

你刚从大学毕业,那么多的同学,肯定毕业后会有一些人找不到工作,他们肯定都急需找工作。

如果你能把资本运作了解清楚,并把这个事业介绍给他们,他们当中肯定会有一些人前来参与。

这就是你现成的可贵的人力资源,这个资源是你的最大的财富,这也是只有你才具备的得天独厚条件。”

李茹萍策划地对邓香香的切入点,在两个人的一问一答中展开。

邓香香越问越觉得现在这里开展的资本运作,是个十分神密和有趣的事业,好奇和求知欲使她的问话越来越多。

在座的其余3位女性分别对她进行解译和答复,从中午12点一直进行到下午4点,她接连不断的提出了二、三十个问题,所有这些问题都分别得到了满意的答复。

最后一个问题她突然转向了王询。

“王询,你既是老乡又是同学,这里有这么好的事业,你在邀请我来时为啥没有和我说实话,为啥和我说是搞电脑编程呀?”

王询听到她的发问后,哈哈的笑了起来,他没有直接回答,而是提出了反问说:“你先回答我,从来到这个桌上起,计算一下到现在总共有多长时间了?”

“我算了一下大约有五个小时了。”

“我再问你一句,虽然到现在有五个小时了,但是你对资本运作的实质内容能全部了解清楚了吗?能讲清楚吗?”

“了解的还不清楚,更讲不清楚,现在只能说是一知半解。”

“这就对了,你与几个姐妹面对面了解就用了五个多小时,都不能全部了解清楚,那么我如果是在电话中直接和你说,来这里搞资本运作,你能来吗?”

“如果是不了解情况,当然不能来。”

“那么我再问你,这么多的话在电话中能讲清楚吗?”

“在电话中说不了这么老多话,也说不清楚。”

“从你的知识和能力来说,你应该是搞资本运作的高手,我如果在电话中直接和你说,你听不明白就肯定不会来,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是真邀请你还是假邀请你?

说真邀请你吧,你肯定不来,说假邀请你吧,又没这个必要,如果是那样的话,你肯定就把这个机会错过了,你现在看看究竟那个方法邀请对呀?”

邓香香听到王询说的几句话,觉得人家说的在理。于是就说:“王大哥看来我是错怪你了,请不要生气。”

接着她又说:“今天听了几位大姐的情况介绍,使我心里面对你们所从事的资本运作有了一些认识,我谢谢几位大姐为我接风,也谢谢几位大姐给我所作的情况介绍,如果我和这个事业有缘的话,我也准备参与,如果我真参与了,请各位大姐大哥要多对我指导帮助好吗?”

“那当然,你就放心吧。”大家齐声说。

在欢快的气氛中宴会结束了。

李茹萍设计的切入点环节和艺术揭谎环节成功了。

邓香香通过参加那场宴会后,心中对资本运作有了很好的印象。

她是个十分有自尊心的女孩子,平时经常想到父母对自己的扶养和疼爱,想到父母为了供自己上大学,省吃俭用、节衣缩食,用尽了心血。

所以她大学毕业后,心中就憧憬着能找到一份好的工作,能多挣些钱,将来回去后好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现在有机会接触资本运作,她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机会,一定不能轻易的错过,要认真的了解清楚,如果是这个事业确实不错的话,就要安下心来参与这项事业。

为了全面地了解资本运作的合法性、合理性、及发展前景,她一方面让王询帮助她找来了一些资料进行了解,另一方面让王询领着她又去了几位从事资本运作人员的居住地,进行考察了解,在学习资料和考察过程中,她既认真又细致,几天后她对资本运作得出了肯定的结论。

她心里作出了参与资本运作的打算。

但是又不知道怎样和家中父母介绍情况效果好。

于是就和王询说:“王大哥,我经过这几天的了解,我看这个事业不错,准备参与。

但是这需要和家中我父亲说一下,你看我怎么和他们说呢,是实话实说还是怎么说好呀?”

王询说:“你不能实话实说,因为你电话中说不清楚,那样的话你父亲绝不会同意,你就说是在这里的一个厂子上班,事业不错,他们肯定会同意的。”

邓香香和家中的父亲打电话进行联系,父母仔细的进行了询问后,同意她的意见,她随即正式参与了资本运作,成为王询的A区的成员

邓香香很快地成为资本运作的正式成员。

她充分利用在学校时的同学关系,并发挥她的攻关专长,只用了一个月的时间就把她的三个朋友全部邀约到位,工作开展的十分顺利,并正式进入经理行例。

王询虽然是比邓香香先来的,但是三个朋友到位的速度比邓香香慢的多,他心里自然是非常着急。

后来他联系到了自己的一个同学叫涂玉梅,她是江西人,与王询同样毕业于江西省某学院,毕业后由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现在家中闲呆着,王询了解到她在家的情况后就给她发了个公司需要秘书的短信联系。

涂玉梅接到了信息,随后就来到了白鹤市。

对于涂玉梅的到来,王询认真的做出了安排。

为了使涂玉梅能参与资本运作,他和邓香香商量,让她帮助做好涂玉梅的工作。

邓香香觉得自已是王询的下线,和涂玉梅一样都是大学毕业,又都是女性,这个工作应当是没什么大的问题,于是就满口答应下来。

涂玉梅来后,她看到王询并没有她想象的那样在公司里上班,也没有看到公司的办公楼,于是她心中产生了很大的疑惑。

第二天早饭后,王询和涂玉梅说:“玉梅你看,你来的不凑巧,公司的老总今天有急事去外地开会,过几天就回来,等他回来后我再领你去公司见他,今天你也没有其它事,这里有一个比那个公司来钱还快的行业,你是否能了解一下,了解清楚后两下比较看看,那里面挣钱多,来钱快,你再决定到那里去,你看好不好?”

听到王询所言,涂玉梅心里想,既然那个单位的老总不在家里,对这里的情况了解一下也不错,等了解清楚后两下比较一下再做决定可能更好一些。

于是她说:“行,就照王大哥你说的办吧。”

听到涂玉梅同意了解新情况的意见,王询就给邓香香打电话让她来这里给涂玉梅介绍资本运作情况。

邓香香来到与涂玉梅互相认识后,开始进行情况交流。

涂玉梅看到邓香香的到来,心中感到很高兴,因为她看到来给她讲课的邓香香和自己的年龄不相上下,气质也差不多,所以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亲近感。慢慢的听她讲课。

邓香香是第一次给与自己年龄、学历相仿的人上课。

她知道虽然涂玉梅是王询找来的,由于王询把这样好的信息告诉给自己,才使自己有机会来到这里,自己要全力以赴地配合王询的工作,帮助他做好新来的朋友的思想工作,使他的团队人员迅速的增多。

这样作不但对王询而且对自己也有好处,所以她在向涂玉梅介绍资本运作的情况时,讲的非常细致,非常全面。

她从资本运作被引进中国说起,讲到现在发展状况、发展趋势、及发展前景。前后讲了三个多小时。

在邓香香讲课过程中,涂玉梅刚听到资本运作这崭新的名词时,感到非常的新鲜有趣,始终认真的注意听讲,一直到邓香香讲完课时,她用双手使劲的鼓掌,并对邓香香的精采讲演表示感谢。

王询看到涂玉梅对邓香香的讲课非常感兴趣,心里十分高兴,于是当邓香香结束讲课时,他没有让邓香香走,留下来陪涂玉梅共进午餐。

晚上睡觉时涂玉梅躺在床上回忆白天邓香香给自己的讲课内容。

3800元和五级三进制这两个名词在她的脑海中挥之不去,好象有似曾相识的感觉。

她仔细地回忆这个名词是在那里了解过。

想来想去,她突然想起在来白鹤前的一天晚上,中央台电视台报导某省打击传销时,提到过这3800元和五级三进制这两个名词。

她心中想,这里的资本运作投入的资金也是3800元,制度也是五级三进制。是巧合还是就是一回事呢。

如果这里的是打着资本远作之名行搞传销之实,自已就会陷入这个组织之中,但是这究竟是不是一回事,自己先要搞清楚,然后再决定取与舍。

为了尽快把此事了解清楚,她觉得应当与家中的父母联系,查问中央电视台报道的打击传销的消息中,是否有个3800元和五级三进制这些名词。

她连夜给父亲发了短信说:“爸爸,我向你询问一个事,记得前几天在家中看电视时,中央电视台报导一个省在打击传销组织时,是不是曾说过这个传销组织,实行的是五级三进制,每个份额要交3800元?”

过了一会,她接到了父亲发来的短信中说:“是的,中央电视台报导的那个传销组织实行的是五级三进制,每一个份额要交3800元钱,你问这个干啥呀,是不是那里也有这个组织和制度,如果有的话千万不要参与,千万。”

此刻,涂玉梅心里明白了,王询把自己给骗了。

这几天在这里所听到的情况介绍实际上是传销内容。

此时她心中对王询产生了一种说不清的感觉。

还是同学呢!却用这种方法把自己骗来搞传销!

要不是自己向家里询问,肯定会落入传销的陷井。

她暗暗的告戒自己,下一步一定要多加小心,绝对不能轻易的受骗上当。

进而她又对王询在短信中所说的,某公司秘书工作是真是假产生了怀疑。

所以她决定要问一下王询,短信中所说的秘书工作是否存在?那个工作是真有还是假有?

对这个情况要十分仔细地搞清楚,如果是真有这份工作的话,一定要去考察一下,没有那份工作的话就要立即走人,绝对不能在这里久留。

涂玉梅心中有谱了。

她表面上一不显山二不露水。

没有任何表情流露,更没有向王询透露与家中联系的消息。

她准备看看那份工作的事是否确实存在?

过了两天,涂玉梅和王询说:“王大哥,我这几天对资本运作了解的差不多了,不知你介绍的那个公司的领导人是否回来了,如果己经回来的话,我准备去那里看看,两下比较后那里好就去那里,你看这样行吗?”

王询听到涂玉梅的问话后说:“我昨天打听了,那个公司的领导要很长一段时间才能回来,你就在这里面先了解这个吧,多会回来我会告诉你的。”

听到王询这段话语,涂玉梅心里完全清楚了。

这里并没有王询所说的什么公司和文秘工作。

他把自己骗来这里,实际上是想让自己参与所谓资本运作,而这个资本运作是传销组织。

所以,自己一定要尽快的脱身回家,不能陷入到这个组织中去。

涂玉梅心中打定了主意,第二天早饭后她和王询说:“王哥,这里的事业我也听到介绍了,是个很不错的事业,但我现在资金有点困难,所以现在还参加不了,我准备明天回去,把资金准备齐了,过几天我再来。你看这样好吗?”

王询看到涂玉梅这几天脸色布满了阴云,没有前几天那样欢喜,心中就判断她对这里的事业己经不感兴趣。

他知道涂玉梅是不肯参与这个事业了,表态所说的过几天回来是假,回去后不再返回来是真,说过几天再来只是个托辞。

王询对涂玉梅突然提出要回去,感到很失望。

他心中想,涂玉梅只听了几次情况介绍,对资本运作很多内容都没有全面的真正了解,现在急于回去,走的急了点,得想个办法,让她在这里再呆几天,再了解一下全面的情况,才能真正吸引她,但现在怎样才能留住她呢?他反复的思考着。

如果她要是现在与外界联系,外边的不利因素可能会增加她的思想阻力。

因此现在要设法阻断她和外边联系渠道,让她与外界隔绝,这样才能留住她,进而继续作她的工作,使她有参加的机会和余地。王询在思考中想到了这一点。

于是他暗自思考如何才能阻断她与外界联系的渠道呢,想了一会他心中有了主意。

于是问涂玉梅说:“玉梅,你的手机电池能待机多长时间?”

“我的手机待机时间不长,前天从家中走时充的电,现在好没有了,需要充电了。”涂玉梅回答说。

“那好,我那个屋子里面有电源插座,拿来我给你充电去吧。”

涂玉梅听说王询屋里面有电源插座,不加思索的把手机交给了王询。王询接过手机走进他住的屋里。

第二天早饭后,王询和涂玉梅说:“妹子我和你商量一下,你大老远的来一趟不容易,我的意见是即然来了,就多了解几天,把事了解透了,你能全看明白了再走,你看行吗?”

涂玉梅听到王询的问话,知道他仍在打自己的主意,心想我才不上你的套呢。

于是就说:“谢谢你王哥,对资本运作这个事我已经了解的差不多了,这个事业确实是个不错的事业,我不是不准备参加,而是手头资金不方便,加上我家中有点其他事,父亲让我尽快回去,我准备明天就走。”

王询听她回答后没有说话,回到屋里面给邓香香打电话,告知了涂玉梅要走的消息,让她过来帮助劝劝。

过了一会,邓香香来到了王询的住处。

看到了涂玉梅,用双手把涂玉梅拉到了屋内,对她好言相劝。

她一边和涂玉梅说话,一边和王询说:“王大哥,你今天中午包饺子吧,我不走了,我准备和玉梅妹妹在一起吃顿饭,再聊聊天。”

王询听到邓香香的话后,立即买了肉和面,他们几个人就开始包饺子。

吃过了午饭,邓香香和涂玉梅说:“你不要急于回去,再呆几天深入了解一下这个事业。”

听到邓香香的话,涂玉梅心里清楚,邓香香与王询一起在阻拦自己,心中非常脑火。

此时她清楚,不能太过于急燥,不能表情外露,于是就轻声慢语的说:“谢谢你的好意,你容我再思考一下吧。”

王询看到涂玉梅一个人在屋子,心想明天再找几个人分别做她的思想工作,她一个人在屋里,万一要是强行要走,那谁也拦不住,事情就不好办了。

于是就让邓香香到涂玉梅住的房间内与她边下跳棋边聊天。

在下跳棋时,涂玉梅边玩边和邓香香商量说:“你和王大哥说一声,明天让我走吧,我回去后过几天准返回来。”

邓香香说:“咱们姐妹是最近才见面,虽然时间很短,但我觉得很投缘,我不是强留你在这里,只是觉得你如果现在走了,把这个好机会错过了怪可惜的。

我的体会是这个事业确实不错,我来到这里也没有几天,但是我的团队发展的很快,经济效益也很好,我劝你在这里再呆两、三天,你能看明白的话就在这里参与这个事业,如果看不明白你再走,你看这样行吗?”

«上一篇:梦变传销 正文 第九章 剥笋求真反归理   下一篇:梦变传销 正文 第十三章 父子进退两分明»

评论(0) 点击次数(4816)
评论(共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登陆后可发表评论,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