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国式洗脑五重奏,来自灵魂深处的魔鬼 上

我的日志 │ 2017-01-17 23:25:00

这是第一个全面专项分析当下流行性洗脑术的文章,读者若有心理学基本知识,关于洗脑的每一个细节性问题都能在这里找到答案。

弗洛伊德的人格理论、心理防御机制、内外部评价系统、个体与群体意识的基本概念


传销多洗脑的事儿也多,但是落实到具体就没人能把洗脑这事儿说清楚,你别管什么专家学者,要么瞎子摸象,要么指东打西,更有屁股坐歪的胡说八道,总之这东西谁都敢扯几句,但是谁都不敢多说,但确实又到了不得不说的程度,这篇为作者易铁历经八年时间调查概括分析,权且当做抛砖引玉之作,希望有更多人能够关注,更多人能够体会,多谢转发转载。

 

涉及洗脑的圈子比较多,不仅仅是传销直销会销微商,很多行业的基层销售、很多成人培训课程里都有,洗脑这个词汇的定义是很难下结论的,我个人认为不是贬义词,因为同样的信息传递过程,有的人就会癫狂有的人确实很有收获。信息是一样的,个体本身接受的时候因为自身局限人格完善度不同,会自动筛选对自己有利或急需的东西,而对于平衡吸收并没有认识到重要性;同理因个人意志力足够坚定,单向片面认知的信息也会对个人产生正面积极的效应,辣椒有人非常喜爱,有人一点都不碰,也有人临时当药用。

 

在研究层面洗脑的个体和社会心理原因都是非常复杂的,甚至涉及传统文化的思维惯性,当下社会风气、意识形态建设等等,这里作者把八年来对各种洗脑术的理解,由繁化简归纳一二,让更多人理性面对不再恐惧洗脑,若读者有简单的心理学基础,看过后可以笑对国内所有洗脑术了。

 

这里由浅入深,同时并行解读洗脑的五种方法和阶段性效果,首先所有洗脑前奏篇都是诱惑,但并不是诱惑进去就不用诱惑了,因为被洗脑的人只有不断看见新的诱惑才会让自己留在洗脑的环境之中,洗脑是由浅入深诱惑也是如此。很多时候我们只能看到媒体肤浅的报道表面一层诱惑,体会不了被洗脑的人如何会把那些不着边际的东西看成致命诱惑,这里我尽可能多维度勾勒洗脑术方法和心理特征。

 

诱惑篇


诱惑是多种多样的,这里我们将其横向分为三大类。


第一种诱惑核心是金钱,我们姑且称之为极右代表,表现为机会、投资项目、发财、外快、兼职工作等等。人性中的权利、金钱和性欲一样本身自带磁场,也是最大的社会生产力。在洗脑中只需要解释金钱怎么拿怎么赚,组织歪理邪说相对难度不大,什么马云第二、牛根生第二、财富第几波、云概念虚拟币之类的机遇项目就是如此,随便找个帽子戴上就开始算能赚多少钱了,都是围绕着钱说事儿,网络传销晒截图,线下传统传销晒车晒衣服打扮,按传销行话称之为“做现实”。


例如:

这个种类主要是网络传销大多数,就是赚钱为目的,找一个项目找几个下线,简单易复制的理论和话术,半小时学会就开始找下线,哪里需要复杂的洗脑呢?大家都知道是骗(起码潜意识里知道‘网络有风险’),赌自己不是击鼓传花的最后一棒而已,或者我们理解为一群人抓阄十个纸团,其中九个写着“我是傻子”一个写着“我不傻”的博傻游戏(求漫画高手画个图mail给作者易铁)。所以这一类所谓微传销洗脑术是非常轻微接近于零,对当事人而言问题是出在常识和价值观偏差。


假定自己站在社会阴暗面视角,当下社会中譬如刷单、黑客产业链、电信诈骗产业链等大量出现,相关犯罪处罚力度、立案破案率低的惨无人道,更有高端的离岸山寨社团大行欺骗,以及绝不可能赚钱的期货市场,私募和P2P充斥行骗的空气,全然一副全民诈骗的事态。社会风气从“笑贫不笑娼”演变为“笑贫不笑骗”,在这种环境氛围中,骗几个网友发展为下线搞点外快,就像闯红灯随地大小便一样,似乎是主流价值观可以假装没看见的事情了。对此类洗脑的误解是,社会舆论言传销必有洗脑,言洗脑必倾家荡产、没人性没理性,而这种传销的状态很难和媒体宣传的洗脑挂钩,导致预防传销的效果里,这一类传销老百姓就没什么抵抗力。

 

第二种极左式洗脑是非金钱主导。交钱接受洗脑(培训)要有收获,这个收获包含潜能激发、自我激励、心灵的力量、人脉、生命源泉、灵修、教练技术、总裁培训班等等,此类相对金钱来说,这些名目组织配套的工作复杂很多,理论和操作流程就会比较完善,这远不是两把刷子就能玩转的活儿。其精致流程设计导致其心理把握能力要强大的多的多,所以相对而言是离金钱最远的精致控脑流。物质里找不到答案才会在精神上寻求进步和解脱,此类洗脑受众多数不是精英也算是准精英了,完善自我是主要驱动力,其人群中几百万、几千万甚至几亿身价的人很常见。


例如:

生命源泉、教练技术、灵修、甚至总裁培训班这样的高水平培训演变成的洗脑,一般人学个三五个月也不能出师,其需要的不仅仅是口才,更多现实中需要的“高端技能”都需要培养锻炼。如果此类培训的讲师自己人格不健全,因金钱、控制他人思想的欲望(权利意识)等等,会无意识扭曲培训变为洗脑,目前看来这个行业没有建立自我净化心理辅导机制,越走越偏的直至走火入魔的案例在新闻上屡见不鲜。他们没有监管部门也没有行业协会,按理应归类为成人教育范畴,但是监管其发展又需要考虑个体心理和社会心理的实践性,以及行业培训讲师的心理建设机制,这就从教育跨界到心理学这个学科。


麻烦之处在于,在当下社会环境以倒逼才能触发改变,协调难度之大可想而知,所以短期内再多负面新闻应该不太可能关注这个问题,除非出个洗脑版的孙志刚。作为民间田野调查需要说明的是,该行业当下的野蛮生长暴露了远远超出洗脑的严重问题,埋头于生存招生的培训师会在洗脑中,只需夹杂一点点私欲,其高水平的就洗脑足以颠覆伦理毁灭人性,而此类误导导致的命案多因缺乏法律直接证据无法维权,对普通人来说,没有法律依靠就只能靠一哭二闹三上吊解决问题,未来又是一个新的不稳定因素。


从面向群体的角度来说,参与者若没有足够阅历和自制力,心理建设和人格完善不到相当程度,应保持与此类培训的距离,这里易铁严重不建议感性人群(听不懂道理但喜欢听故事)、尤其是女性参与此类培训。在这里培训和洗脑两者没办法硬性界定,而且也不能只说讲师问题,被洗脑者本身出的问题也占相当比重,这个问题在后面章节里从催眠和自我意识变化里对比分析。

 

第三类则是中间派在极左和极右之间,整体偏右的传统实用主义洗脑术,典型代表就是异地传销,通常网络中表达为南北两派传销,北派较多暴力,南派则为泛滥各地的1040传销。因为此类传销一直是打击、预防的重点,传销组织发展下线难度非常大,为了对抗外界就不断扩充自己的歪理邪说,对外宣称不仅能赚钱还能结识人脉、学会管理、迅速提高自己能力、甚至政治、经济、心理学知识、没有围墙的大学、帅哥美女人生伴侣等等等等,这是金钱诱惑被稀释的迹象。


这种多样化就像婴儿要什么母亲就给什么,无所不能的母爱不管有没有先许诺了再说,参与此类传销初期的幸福感是满满的,酸甜苦辣咸你喜欢那一口就给你哪个味道。从社会角度看待此类原始粗暴洗脑术的大面积流行,就是中国中等收入陷阱时期产生的社会问题的极致表现,社会能提供的精神依靠太匮乏,导致务实主义思想核心的金钱,上升为拜金钱教的信仰,转型期里这些阵痛还会持续很久时间,也许面对这种涉及意识形态的问题,我们需要适当的自我麻木。

 

三种类型之间是有互相变化的,因为社会越来越开明,互联网带来的社会透明度不断提高,保密欺骗制造的虚假诱惑越来越难以维持洗脑,越来越多元化的思想让被洗脑被培训的人有质疑的勇气,导致左派和中间派洗脑多数都向极右方向变异,通过降低洗脑力度来适应社会发展趋势,但大趋势之下还是有个别逆流左向涌动。

  

右向变异以五星制资本孵化、燕郊民间互助理财49800、66份虚拟经济780万(1040变种)为代表的异地传销变异品种,取消了保密和相关违背人性的条条框框,从破绽百出的五级三晋制变为没有数字破绽的资金盘模式,而人群精神状态直接恢复到第一种极右式轻微洗脑状态,思想状态相比标准1040传销人群理性得多,恶性事件、群体事件相比之下几乎没有了,最简单的对比方法就是你对比燕郊和北海合肥的传销跳楼新闻;而且这几种变异后的异地传销报案率也比1040传销低的多的多,参与者如果觉得自己上当受骗才会报案,他们更多认为自己没把握好机会,而不是受骗和洗脑,这是心态上非常大的变化。

 

大方向是向右变异,因为1040传销前身是属于中间偏左派,多年发展过程变异为偏右派洗脑术,逐渐放弃暴力手段就是最好证明。但是大方向里有小概率,因参与受众的整体素质大幅度降低(此类人群缺乏适应外部打传环境变化后的洗脑手段),其相当一部分也开始逆流回中间偏左派甚至极左派(主要为广东西部、河南、安徽籍团伙),导致颠覆伦理的操作越来越普遍(断绝关系逼迫、离婚分手逼迫、自残逼迫)。


知识结构越高越偏右,反之偏左。当下异地传销参与群体的智商已经大幅度两极分化,主体部分知识结构越低的群体越偏左,人性扭矩就越大,原本不好的家庭经济基础进一次传销就一夜回到解放前,这一类群体是信息最闭塞伤害最大的群体。


这种方法也符合传统传销分析方法来界定,比如向右变异的49800是中间派1040和右派资金盘的结合体而已。(特别提醒:扭矩越小,整体知识结构越高就越偏右派洗脑术,传统民间反传销的反洗脑方法成功率越低)

 

反向变异的奇葩代表则是云在指尖、云数贸、民族大业,原本很轻微的右派洗脑术在屡屡打击之后,其洗脑宣传越来越左倾,导致参与者从极右急速滑向极左,最近云数贸五行币的叫嚣口吻,听起来和1040传销几乎没有区别,这就是因为云数贸在国内普通受众群体已经无法发展下线,转而进入1040传销聚集地发展下线(主要是北海、合肥、南宁、固原贺兰等地的1040传销难民群体),这个受众成为五行币第一大人群,才能构成这么具有“1040特点”的歪理邪说。这里我们就需要说明的重点是;面向洗脑受众面越狭窄,洗脑方法就越偏左,因为要提高成功率导致其精细化了每一个环节。


2009年曾经遇到更偏激的左向变异,北海全城扫荡1040传销后,贵州团伙在家乡重整旗鼓做网络传销,其完善歪理邪说时居然和境外邪教勾搭上;而北海内蒙古团伙黑龙江鸡西团伙则是和北海地下宗教组织打得火热如胶似漆,甚至活动范围扩大到合浦钦州去了,此类双重邪教是极端个案。


被金钱洗脑并不是最可怕的,买方和卖方、融资和投资天生是对立关系,谈钱很敏感伤感情,而且金钱欲望总会在一段时间内被证明是虚假的、风险巨大的,总有一个尽头还可以证明,那么洗脑就有可见的终点。

真正恐怖的是表面上和金钱无关的东西,可以让当事人相对放松戒备,中国人惯有的务实主义在这里跌的更惨,非金钱的诱惑及其所带来的三观,像是思维里的艾滋病毒,破坏了整个大脑免疫系统的运转。

 


例如:1040传销里混迹三个月的人,离开传销回家后,和往常一样;混迹一年左右的人回家后,高不成低不就;混迹两年后回家的人不人不鬼;混迹三年以上才离开的人尤其是管理过团伙的人,变回正常人的代价极大,强烈投机心理、戒备心理、狂妄自负又极端自卑。

多次听闻灵修导师把身家几亿的人洗脑后,迅速败落了企业和家族生意,在外围找人配合巧取豪夺受害者产业甚至财物。

 

所以纯粹金钱为唯一或者主导的洗脑相对越轻微,因为金钱本身的吸引力就足够了,不需要复杂的思想控制,金钱没有到手控制力就马上消失;相反具备吸引力的东西离金钱越远、或者金钱被稀释为从属地位,就需要更高洗脑手法来制造吸引力,洗脑水平就越高,人性扭矩就越大,否则这种洗脑就没有受众没有危害。


从被洗脑者人格变化来看,金钱诱惑只是拜金主义的价值观体现,他只在意钱别的不关心,所以扭曲和改变幅度小得多,这就是拜金钱教的信仰威力,尽管不算是一种严格意义的信仰。单纯金钱诱惑只能能改变价值观,不能改变三观里的世界观人生观,极左的深度洗脑则是偏重于影响世界观人生观,因为很多情况下洗脑者需要掩饰自己的金钱欲望,这里更多体现的是权力控制欲。


这里左右两派就有一个问题体现出来:

右派洗脑的整个群体不论是洗脑者还是被洗脑者,起码价值观是基本一致的,因为洗脑者也是从被洗脑者的状态慢慢“修炼”而来,通常我们表达为“他也是受害者”,或者说施害者是由受害者发展而来,骗傻子的聪明人也是从傻子变来的。


而左派洗脑尤其是极左派,其洗脑者与被洗脑者双方精神状态是截然不同的,洗脑者是经过非常专业的培训,精细组织流程团队配合来培训被洗脑者,心态一变稍稍修改一下流程,培训就变成了做局洗脑,骗傻子的聪明人从来没当过傻子,他的职业就是骗傻子。这里面的细节与传销的认知截然不同,尤其是灵修名目的一些洗脑手法,找一堆专家学者也不能够找到其问题所在,完全可以瞒天过海,后面的章节慢慢撕它。

 

以横向诱惑种类为主要界定方法解读当下传销洗脑,最简单的趋势界定就是:极右派洗脑引领年轻人屌丝群体,极左派引领三十五岁以上精英准精英群体,中间派活动空间比较宽泛,老年人群体和过低知识结构群体偏左居多,中年和年轻屌丝群体则不断向右倾斜。总结一下就是,知识阅历越低的人越容易被诱惑,因为这种人被洗脑后思维甚至身体的被控制度更高,更听话,死的也是最惨;反之知识阅历越高越当做金钱游戏。

 

上面三种说的是诱惑横向的对比,还有一个纵向的尺度。

 

洗脑套路相对越深人性的扭矩就越大,这里所说套路是不同阶段采取不同洗脑组合,每一个阶段会有一个新的诱惑释放出来,传销行话则用“悟性”“沉淀”“理解能力”“复制到位”。这里以1040为标尺有五个阶段的诱惑,变异为右派诱惑的1040则只有两到三层,纯粹博傻诈骗类型的网络传销顶多只有两层,直销三层,保险三到四层,教练技术三层,灵修两层到三层。


体会了这个深度的不同之处,才能算了解中国式洗脑术的精髓,作者这么定这个尺度的原因是,1040传销洗脑的五层是最多的,这个深度也就是洗脑术纵向深度的极限,而且更关键的是其流程是标准化的。因为1040面对每一个人群都试图诱惑,号称“每一个人都适合行业”,所以手法上是“所有诱惑之长处集大成”的圣母式诱惑,就像母亲对婴儿的需求一样,要什么给什么。

 

1040传销有一句行话叫做“行业的灵魂是保密”,这个保密就是欺骗,从初期的母爱无所不能感,到中期的纯粹金钱欲望,到最后的扭曲的控制欲,诱惑不断变化提高从而达到维持诱惑的有效性,所以说传销是多层次诱惑(多层次诈骗)。五层保密就是A骗B,B骗C,C骗D,D骗E,拆分开来就是五次被上线的诱惑糖果欺骗,与此同时五次对下线实施诱惑欺骗。


而现实中传销头目与大家所想不同的是,他并不一定为金钱扭曲,更多情况不择手段撒谎、制造假象、控制团队都是为了满足自己的控制欲(权利意识),包括:为了确保到手的金钱属于自己、规避打击传销、躲避众多下线抱团导致崩盘、满足指使他人玩弄他人的感觉、以及内心自我平衡。对吃瓜群众来说意图得知保密的背后到底是糖还是刀,传销头目嘴上一直说背后握着的是糖不是刀,却一直藏着刀就是不敢拿出来(求漫画制作),顶着压力的职业式撒谎是传销头目自身人格扭曲根源。


ABCDE过程中这个被骗与欺骗的双重心态,

想从上线获取真相的同时,要对下线尽可能保密;

想自己多剥削下线赚钱,同时让上线少剥削自己;

想多控制下线,同时尽可能摆脱上线控制。


导致其人格中的本我超我之间激烈斗争(再次求漫画),若自我意识能够连续找的新的平衡而且度过灵魂的黑夜,那么这个平衡的基础就是精神分裂的双重人格,甚至多重人格,所幸的是几何倍增的失败率导致绝大部分人走不到最终这一步。


还有个奇妙的现象,越无知的人走到这一步,其知识结构令其无法体会这种扭曲导致的痛苦,而其行为就越不可理喻(退行的心理防御机制),这种人心理上受伤害反而越小;有知识有底线的人则被事实扭曲背负极大压力,要么中途退出崩溃过不了自己这一关,要么更疯狂的欺骗下线,以发泄自己对上线和社会的报复心理。

«上一篇:安利公关部门,限期付钱,速度!!   下一篇:中国式洗脑五重奏,来自灵魂深处的魔鬼 下»

评论(0) 点击次数(3881)
评论(共0条评论)

提示:未登录者发表评论,一概显示为“匿名网友”
标题:(必填)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