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调查报告】传销的破窗效应,从虚拟时代进入学院时代(下)

我的日志 │ 2018-03-15 01:34:03


洗脑手段

全面升级的号角已经吹响


传销江湖“辉煌无比”的虚拟时代已然过去,代表依靠组织形式已经发展到极致;而现在展现在我们面前的是学院时代,依赖洗脑的深度化极力控制思想和行为,已经全线开启了升级模式:


1、来自币圈、链圈的技术流升级;

2、来自邪教、伪宗教的哲学流升级;

3、来自灵修、非主流心理学的心理流升级;

4、来自各类伪大师专家学者的国学流升级;

5、以五行币、善心汇、东望集体为代表的上访流升级

(九大流派其余四类为传统传销类型,产品流,暴力流,诈骗流,概念流,传神渡会在315发文分类和归纳)


传统人格的人,为什么容易被传销洗脑

 

就像费孝通先生《乡土中国》里的苏州河一样,传统人格里只看私利不顾公德的顽疾,与传销发展下线即产生收益的核心特征高度重合。

 

即:“不管真假我拿到钱就好,在三十个下线之前回本走人我就安全了,别人赔钱与我无关”。差序格局的核心是当下真实的既得利益,骗局崩盘戳穿前后也还是私利在最核心,只有在拉下线时才短暂客串一下团体格局。 



我在调查中常见一个现象,具备一定陌生人社会现代意识的人,传销洗脑很难洗出信任感,即便进传销了也不一定是被洗脑,理性和常识一直存在;多数消费返利和虚拟币传销以逻辑欺骗为诱惑手段,其本身并无信任与否的判断失误。(这个技术性细节的归纳分类,随后就会发布)


传销的“传”字是传播的意思,传播的核心是信息,而信息的核心需要信任度来做背书以确保到达率。中国熟人社会的基本架构本身包含信任,让这个信息天然无障碍传播,传销就是天生适合中国传统人格。那么我们当下社会处于从熟人跨向陌生人社会的节点时期,会出现什么问题?


反过来看,这个信息的起点若有偏差虚假,固然一切皆空;而过程中的利益取舍,必然让传统人格极力维护既得利益,信息传递中就必然有了主观的水分误差,这和谣言是一个原理,无法躲避的人性恶之花。


所以人际网络不论你是多善意的初衷(尤其是消费返利传销),在转型期浮躁台风眼的当下中国无法善终,层次越多链条越长死的越惨,人性偏向取决于私利,说人性本善除了傻子就是骗子。


在过程中的必然负面化,让我们对起点要慎之又慎,控制上就需要精细化。但是,很多人不在乎结果,而社会的这条苏州河,就承受了这个污染。


这就是传销存在的最底层的社会心态,扩散出去的涟漪,在浮躁空气中、法制建设的缝隙里、民间资本狭窄的内壁上,来回反射共振加强了信号。终于从社会边缘,被推进了浮躁的台风眼,从被动传播形态变成主动制造内容的形态,各行各业或深或浅的涉传涉洗,都证明了这个巨大的社会性破窗效应的起源所在。


“传”,这个字的本质,此时此刻,已经从金钱的蛊惑,变成了传染浮躁的针刺,伪装以针灸的名义穿透皮肤,直刺每个人内心深处的信任基因。


熟人社会跨向陌生人社会,个体精神层面的安全感,越来越依靠法律。法治中国梦,任重,道远,共勉之……


在浮躁里,看懂套路,读懂江湖

 传神渡,微信公众号(chuanshendu)


«上一篇:【调查报告】传销的破窗效应,从虚拟时代进入学院时代(上)   下一篇:泛传销江湖,6大门派42分支汇总图»

评论(0) 点击次数(1055)
评论(共0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登陆后可发表评论,请先登录。